糖霜苹果

(*^ー^)

【绿蓝】少年时

*小绿精灵那篇的衍生。据说对绿厨和蓝厨都不是很友好……小心慎入。
*灵感来自歌词……"少年不识爱恨一生最心动",而有些人永远是少年。

1.

小绿和所有成千上万的人造精灵一样,雏鸟一样爱上第一眼看到的生物,并终生与ta同生死同悲喜。

她们一般称呼其为宿主。

人造精灵会爱上宿主,依恋宿主,从宿主身上获取情绪,相伴度过短暂的一生,然后消亡。

可是她还活着。小绿坐在那丛摇曳的绣球花前想,为什么会有人谴责这一事实呢?她不该爱她的绣球吗?

她回头,那铭刻着悼文的墓碑上,仿佛有那个人的虚影浮现,很温柔很温柔地笑,有点无奈地轻声说:“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,你已经是我意外的惊喜啦。”

2.

那个人叫小蓝,原本会是她的宿主。“原本”。

“但是生活中总会有不可控的因素。”他曾对她说,“当变量接近无穷,我们本来就不可能预测什么。”

“就像我没有想到我有一天能研发出这款产品,改变人们的生活……”

发布会展台上小蓝仍在侃侃而谈。小绿托着双腮扇动双翼悬在讲桌上方,眨巴眨巴眼睛,不太明白他在讲什么。

她只记得大概很久之前,小蓝激动地从电脑前站起来想要庆祝些什么,可她不愿意配合。最后他只好举着绣球的花盆转起圈圈,可还是看起来非常开心。她不太熟悉他的这种情绪,既不是最初的沮丧失望也不是惯常的沉稳贴心,而是像一颗颤抖的发亮的星星,一闪一烁间有无穷无尽的快乐扩散开来。

她不太懂这是什么样的情绪。是像绣球新结了一朵小小的花苞那样的甜美呢?还是阳光晒透灵魂的舒适干净?可是那时,她对上他狂喜的双眼……他在笑,他为什么笑?可是他在笑!那种快乐的星光从那双湛蓝的体贴的眼睛里放射出来,噼里啪啦地在空气里狂轰乱炸,大概,或许也误伤了她。

她看呆了。她紧紧抱住那丛绣球,想从熟稔的亲密中找回自己习惯的情绪,和绣球灵魂相连的情绪。可那陌生的感受如同魔鬼紧紧跟随。

人造精灵是没有影子的。可是从那天起,那种古怪的情绪就成了她的影子。她很少会注意到它,可是每次去想、去看,它都在那里。

3.

他离开后的生活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。他到底不是她的宿主,在不在对她的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。

小绿端坐在花丛的顶端,看天光,雨水,看闪电,阳光。其实他早可以这么做不是吗?哪怕是把她和绣球直接送到野外也不会有任何人说他不对。这只不过是一个出了意外的商品而已啊。

但是小蓝没有。他只是接纳了她,作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,作为心灵的一小块寄托。

从这个角度讲,他拥有了心安理得的幸福。

而她……而她,而她。

而她。她想了很久,下定决心地想。而她也拥有和绣球永永远远的幸福。

4. 

小绿和所有成千上万的人造精灵一样。

一样吧?她有点茫然地问自己。仿佛有那么几秒钟她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巨大悲伤,坠住她的翅翼让她无法悬停在空中,她不知道那情绪来自何方,但是随即她掉进绣球花丛中,像从前的成千上万次一样,陷入熟悉而亲昵的舒适幸福中。

她抱住一朵蓝紫的花朵,无意识地眨去不知何时流下的泪水,沉沉睡去。像从前的每一个黄昏,像以后的每一个黄昏。

而那座墓碑在暮色下泛着温润的光,仿佛那人温柔的目光。